• 學院新聞

    你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學院新聞 > 正文

    【文學院“教與學革命”珞珈分論壇之名師網課】疫情網課實錄:人類瘟疫與人文導引

    發布時間:2020-09-16 發稿人: 點擊數:

    在新冠肆虐時期,在停課不停學的網課時代,“當災難降臨時,如何從人文精神的層面引導學生,則是教師的職責和使命之所在。在全民抗疫時期如何闡釋并實施人文導引”,以達成對學生的精神引導與“成人”教育至關重要。李建中教授的《疫情網課實錄:人類瘟疫與人文導引》對此做出了自己的思索與解讀,從通識教育的層面堪稱完美地解決了這一問題。該文已經在雙核心期刊《中國大學教學》(李建中.疫期網課實錄:人類瘟疫與人文導引[J].中國大學教學,2020(04):61-64+88)發表,今征得李教授同意,錄取全文,以饗讀者。

    李建中教授正在家中給學生上網課,圖片由其本人提供



    摘要這是一篇網課實錄。狹義上講,人類瘟疫是這門網課的特殊語境,人文導引則是這門網課的課名。廣義上講,人類歷史,無論中外古今,瘟疫并非罕見,當災難降臨時,如何從人文精神的層面引導學生,則是教師的職責和使命之所在。在全民抗疫時期如何闡釋并實施人文導引?以為元關鍵詞,依次在四大層面實現人類共同體的人文關懷和人文追求:人的歷史與使命,人的生命與愛恨,人的天性與審美,人的仁性與理性。

    關鍵詞瘟疫;人文;導引


    漢語文獻中的瘟疫最早出現在東晉,葛洪《抱樸子內篇·微旨》有經瘟疫則不畏。東漢許慎的《說文解字》有疫,民皆疾也。[1]一個字,既標明了之流行性醫學特征,同時暗含的跨時空性也就是醫學上所說的傳染性。某種特定的雖發源于特定的時空,但其影響則是無遠弗屆。古代如此,今天更不用說了。

    《說文解字》無卻有,這個字比更厲害。關于,《說文解字》原文很簡單:癘,惡疾也。而清人段玉裁的注很長,先是釋義:古義為惡病,包內外言之。內科外科都在里面了。然后引經據典,闡釋之厲害。段注講了兩個典故,一個出自《論語》,一個出自《詩經》。

    《論語?雍也篇》有伯牛有惡疾的記載。伯牛是孔子的學生,得了傳染病,被隔離在家,不能見人??鬃雨P心自己的學生,還是冒著被感染的危險去看他,隔著窗子拉著伯牛的手說:難得活了,這是命??!這樣的人竟得了這樣的病,這樣的人竟得了這樣的??!孔子的原話是:亡之,命矣夫!斯人也而有斯疾也!斯人也而有斯疾也![2]幾千年之后,我們讀這段文字,仍然能夠感受到孔子對學生的大愛,對人類命運的大悲憫。

    《詩經》的十五國風有一首《芣苡》。一般的解釋,是說芣苡(俗稱車前草)的根可以治婦人不孕。但是《說文》段注引《韓詩》,說《芣苡》是傷夫有惡疾也詩人傷其君子有惡疾,人道不通,求己不得,發憤而作,以事興。芣苡雖臭(嗅)惡乎,我猶采采而不已者,以興君子雖有惡疾,我猶守而不離去也。[3]芣苡的味道很難聞,但為了治丈夫的病,女子仍不停地采摘,并且以此事明志:我要與病中的丈夫不離不棄。真是患難見真情??!就像前幾天武漢的一位男病友,去世前在遺書里問我老婆呢?

    現在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洶洶之時,我們只能隔離在家以虛擬課堂的方式上課。其實,實體課堂離我家非常近,步行只要十分鐘。然而,這十分鐘的距離此時竟是如此的遙遠,真的是咫尺天涯!這一節網課我講三個問題,一是講什么,二是怎么講,三是為什么這樣講。

    講什么?八部中外經典及其以為核心的八個關鍵詞。怎么講?中西比較。為什么這樣講?既是中外人文經典的第一關鍵詞,抗疫已然成為當今人類的共同使命,從而我們的人文導引課就有了特殊的意義和價值。


    一、人的歷史與使命

    我們人文導引課西學部分的經典,第一部是希羅多德的《歷史》,第二部是柏拉圖的《斐多篇》。希羅多德是古希臘偉大的歷史學家,被稱為歷史之父?!鹅扯嗥分v述的,也是古希臘哲學家也是柏拉圖的老師蘇格拉底之死。在希羅多德和蘇格拉底生活的年代之間,雅典發生了一場瘟疫。雅典瘟疫爆發于公元前430年,當時雅典正在與斯巴達打仗,雅典的軍隊在這場瘟疫中損失了1/4,戰爭也以雅典的失敗而告終。古希臘另一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,在他的《伯羅奔尼撒戰爭史》中詳細地記錄了這場瘟疫。修昔底德不僅是雅典瘟疫的親歷者,同時他也染上了瘟疫。

    最終是誰拯救了瘟疫中的雅典?是我們所熟悉的人類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。希波克拉底不是雅典人,他是希臘北邊馬其頓王國的一位御醫,雅典瘟疫期間,他成了我們今天所說的逆行者:冒著生命危險進入雅典,一邊搶救病人一邊尋找病因。他發現整個疫區只有一種人沒有染?。鸿F匠。我們中國有句俗話:打鐵還需自身硬。那么,在疫情洶洶的雅典,打鐵的人為何自身硬呢?希波克拉底經過仔細觀察,發現鐵匠終日與火打交道,或許火可以防疫抗疫。于是,希波克拉底在全城各地燃起火堆以抗疫,終于用大火拯救了雅典,也拯救了雅典文明。以火抗疫的故事頗有隱喻意義:火是什么?火是人類文明之象征。漢語文化這個詞最早見于《周易》賁卦的卦辭觀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,而賁卦的卦象正是山下有火。

    古希臘與我們古華夏(春秋戰國)一樣,同處于人類文明的軸心期。從軸心期時代到全球化時代,人類三千多年的歷史,經歷了大大小小多少場瘟疫?最終的結果是人類戰勝了瘟疫,而且歷經磨難,愈磨愈堅。為什么?因為人是有使命感的。人文導引中學部分的經典我們選了《史記》。司馬遷在《史記》里講使命:英雄使命、歷史使命和文化使命。在這場全球性的抗疫戰爭中,我們武大人、武大的校友都是有使命感的。大家都知道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,是武大2004級醫學院學生。還有武大的校友閻志先生是著名企業家,武大的卓爾體育館就是他捐贈的。疫情爆發后,閻志包租十多架飛機從國外采買醫用物資,并成立了卓爾應急醫院,還建了幾座方艙醫院。這些有使命感的武大人是會載入史冊的,是會傳之后世的,如同希羅多德的《歷史》和司馬遷的《史記》。這就是人文導引的第一組關鍵詞:歷史與使命。


    二、人的生命與愛恨

    大寫的作為一個”——人類,一旦進入歷史就不會死去?;蛘哒f,人的精神和使命是不死的,這就是上圖左側所標示的不死之人。但是,個體的人,或者說作為有血有肉的個體,是一定會死去的,也就是圖1右側所標示的必死之人。在必死之人的題目下,我們講西方的《斐多篇》和東方的《紅樓夢》,無問西東,探討的都是人的生命與愛恨?!鹅扯嗥穼懱K格拉底之死,如此從容,如此思辨?!都t樓夢》寫眾多少男少女之死,如此凄美,如此悲怨。

    1

    人文導引還選了南朝劉勰的《文心雕龍》。在劉勰之前,司馬遷之后,中國也有一場大瘟疫,我把它命名為建安瘟疫。據《后漢書》記載,建安二十二年也就是公元217年,是歲大疫。曹操《蒿里行》有白骨露于野,千里無雞鳴,曹植《說疫氣》寫到家家有僵尸之痛,室室有號泣之哀。武大著名歷史學家唐長孺教授在《魏晉南北朝隋唐史三論》一書中寫到:三國時期(263280年),也就是建安瘟疫之后,中國的人口銳減,從東漢永壽三年(157年)的5600萬人下降到760萬人,下降率是86.4%。直到西晉太康元年(280年),人口才有所上升[4]。

    大家都知道建安七子,他們是那個時代很重要的詩人和文學家,因而建安七子是一個名垂千古的文人集團。建安二十二年,建安七子中有五位,徐干、陳琳、應玚、劉楨和王粲,均死于建安瘟疫,這是中國文學史上的一次悲慘事件。建安二十三年,當時還是太子的曹丕,在給他的好朋友吳質寫信,對建安瘟疫悲慨不已,對好友的亡故悲痛萬分:昔年疾疫,親故多離其災,徐、陳、應、劉,一時俱逝,痛可言邪?曹丕還將死者的詩文編為一集,頃撰其遺文,都為一集,觀其姓名,已為鬼錄。追思昔游,猶在心目,而此諸子,化為糞壤,可復道哉?曹丕后來在那篇著名的《典論?論文》中,將他對個體生命之短暫的悲嘆,上升到對文學不朽的贊美:蓋文章,經國之大業,不朽之盛事。年壽有時而盡,榮樂止乎其身,二者必至之常期,未若文章之無窮。這也就是我們今天常說的,要珍惜生命,要只爭朝夕。

    19世紀著名的俄羅斯思想家和文學家赫爾岑,在他的《往事與隨想》中講過一句很有名的話:精神的肺,必須像身體的肺一樣堅強,足以從煙霧彌漫的空氣中去吸取氧氣。這里說的精神的肺,就是人的靈魂、人的思想、人的品位,也就是人文精神、人文情懷。我們要有高尚的靈魂,而這高尚的靈魂必須要安放在健壯的身體里。生命重于泰山,我們要珍惜自己的生命,提高免疫力,經受瘟疫的考驗。全民抗疫時期,人們常說的一個詞就是抵抗力。抵抗力既是身體的(也就是赫爾岑所說的身體的肺),更是精神的,也就是精神的肺。經此大疫,我們最后能不能挺住,能不能安然無恙,能不能健康地活下來,能不能在解禁之后平安返校,首先取決于我們的抵抗力和免疫力,取決于我們有沒有健壯的體魄和靈魂,有沒有像身體的肺一樣堅強的精神的肺。


    三、人的天性與審美

    人文導引的西學經典,還有一部《審美教育書簡》,作者是18世紀德國著名文學家、思想家和美學家席勒。大家都知道貝多芬的《歡樂頌》,而《歡迎頌》的詞作者就是席勒。席勒是歐洲18世紀啟蒙運動的代表性人物。在歐洲,啟蒙運動之前是文藝復興,文藝復興之前呢?是一場大瘟疫,我把它命名為佛羅倫薩瘟疫。佛羅倫薩瘟疫爆發于1347年,這一年,有七男三女為了躲避這場瘟疫,逃離佛羅倫薩,來到一座鄉村別墅。隔離期間,為了打發漫長而無聊的時光,有人提議講故事,每個人都要講,每人每天講一個故事,10天講了100個故事,于是就有了著名的文學經典《十日談》。意大利作家薄伽丘的《十日談》,揭露中世紀教會的虛偽,批判禁欲主義,歌頌愛情和自由,成為早期文藝復興的一個重要標志。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說,13471351年爆發的佛羅倫薩瘟疫開啟了歐洲的文藝復興。

    如果說,公元前3世紀的雅典瘟疫,希波克拉底用大火拯救了希臘;那么,公元14世紀的佛羅倫薩瘟疫,薄伽丘用文學拯救了歐洲。當人類面臨巨大災難時,靠什么來救贖?文學與審美。作為一種靈魂的救贖,對于抵抗瘟疫,對于提升疫區中人的精神境界和人文情懷,有著特殊的意義和價值。關于以人類瘟疫為題材的文學經典,除了《十日談》,還有英國作家笛福的《瘟疫年紀事》、法國作家加繆的《鼠疫》、哥倫比亞作家馬爾克斯的《霍亂時期的愛情》和英國作家丹?布朗的《地獄》,等等。

    我們將《審美教育書簡》和《莊子》放在一起講,也有文學救贖的意圖。與席勒一樣,莊子也是偉大的思想家和文學家。席勒講審美,莊子講天性?!跺羞b游》講天池,講地上的人要有的視角或視野?!洱R物論》講天籟,講大音希聲、大象無形和大辯無言?!娥B生主》講天理,講庖丁解牛式的游心于虛和游刃有余?!肚锼分v天機,講天機之所動,何可易邪?《莊子》一書中諸多以為詞根的關鍵詞,有一個共通的所指:敬畏自然,順其自然,也就是《老子》的道法自然。置身于大疫之中,我們愈來愈看清人類的一大通?。簩ψ匀缓妥匀唤绲纳锶狈次分?,什么都想吃,什么都敢吃,破壞生態,破壞平衡,最終導致病毒泛濫,導致人類災難。中國文化歷來有天人感應之說,地上的如果對和天地間的其他物種缺少敬畏和憐憫,或遲或早是要惹天怒、遭天譴的。這里面,實際上有一個生態美學和生態文化的問題,值得認真反思,值得深入研究。


    四、人的仁性與理性

    作為自然的人,人是審美的、自由的,但作為社會的人,人又是理性的、不自由的。因為生活在大地上的人要受各種各樣的約束,有各種各樣的職責和義務。比如現在,我們別無選擇,只能隔離在家。而以救死扶傷為職業和己任的醫務工作者,又必須戰斗在抗疫第一線。前面提到的法國作家加繆的《鼠疫》,小說的主人公里厄醫生有一句著名的話:與鼠疫斗爭的第一方式,只能是誠實。”“誠實,也就是武大的校訓求是。在此次疫情中,一線醫護人員表現出職業性的誠實或真誠,敬職敬業,盡力盡心,所謂醫者仁心。正如一位方艙護士在她的詩中所寫到的:我只是在執行崗位職責,做一個醫者良心的拯救。據《論語》記載,孔子的學生樊遲問,孔子回答:仁者愛人。對于醫務工作者,這里的愛人就是愛病人,就是盡職盡力搶救病人。

    大家也許會問:為什么要將《論語》與《國富論》放在一起講?前者是中國哲學和倫理學的對話錄,后者是西方經濟學的經典,二者有何關系?有關系,其關系就在二者的兩個關鍵詞:仁性與理性?!秶徽摗返?/span>理性特指經濟人的利己之心。亞當?斯密的一個基本思路是:社會分工下的人,出于個人利益參與經濟活動,靠著市場經濟這雙看不見的手的調節,個體的經濟活動客觀上給他人帶來利益,并最終促進了國家財富的增長。概言之,《國富論》的理性,講的是利己中的利他,正如此刻大家所做的那樣,理性隔離,收斂各種欲望,為人類共同體的共同利益而自我關閉,克己而利他人,克己而利社會。

    那么,《論語》的仁性呢?則是與《國富論》的理性相對應的利他中的利己。仁者愛人,當然是愛他人。但這里的愛他人并非是墨子式的兼愛或泛愛,而是有等差有先后順序的愛,也就是后來《孟子?梁惠王》說的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[5],這也就是先秦儒家以血緣為中心的愛。儒家講五倫:君臣、父子、夫妻、兄弟、朋友。五倫的核心是夫妻,道理很簡單:沒有夫妻,何來父子兄弟?而君臣朋友分別是父子兄弟的延伸或外衍。前幾天,武漢有一位病友,因新冠肺炎病故,彌留之際寫下一封11字的遺書:我的遺體捐國家。我老婆呢?本埠一家報紙的記者報導此事時,將后面四字刪掉了。此事引起很大的爭議,大多數讀者都批評記者破壞了新聞的真實性。在我看來,最大的問題還不是真實性,而是記者完全不懂中國傳統文化,記者刪掉的不是四個字,而是刪掉了之所為仁也就是人之仁性的出發點和初衷,因而也是刪掉了先秦儒家文化的精華。

    八部經典,八個關鍵詞,中西比較,兩兩相連,凝聚為四大命題:《歷史》和《史記》對應人的“歷史”與“使命”,《斐多篇》和《紅樓夢》對應人的“生命”與“愛恨”,《莊子》和《審美教育書簡》對應人的天性審美,《論語》和《國富論》對應人的仁性理性,經典與關鍵詞整合在這樣一個宏大的結構或系統里??偫ㄆ饋碚f,我們人文導引課的八部中外經典和八個以為核心的關鍵詞,共同指向或者說回答三個問題:何為”?成為何“人”?何以成“人”?

    最后再給大家講一個關于人類瘟疫的故事。上學期大家都上過自然導引課,那門課有一章講牛頓的《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》,相信大家還記憶猶新。牛頓是劍橋大學三一學院的本科生,1661年考入劍橋,1665年畢業留校。正是牛頓畢業留校的1665年,倫敦爆發了一場大瘟疫,劍橋停課,師生逃離倫敦躲避瘟疫,牛頓只好回到他的老家。也正是在隔離期間,牛頓躺在故鄉的蘋果樹下,被蘋果砸中,砸出了“牛頓第一定律”。由此可見,因瘟疫而隔離也并非全是壞事。正在聽我講課的各位本科同學,因疫情而隔離在家,會不會和337年前“倫敦瘟疫”時的劍橋本科生牛頓一樣,有新的重要的發現?

    注釋:

    ①“人文導引”是武漢大學的一門基礎通識課,全校大一學生必修。中國大學MOOC平臺免費向全社會開放課程視頻。

    參考文獻:

    [1][3](漢)許慎撰. 說文解字注[M]. (清)段玉裁, . 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 1981: 352, 350.

    [2]楊伯峻. 論語譯注[M]. 北京:中華書局, 1980: 58-59.

    [4]唐長孺. 魏晉南北朝隋唐史三論[M]. 武漢:武漢大學出版社, 1993: 29.

    [5]楊伯峻. 孟子譯注[M]. 北京:中華書局, 1980: 16.

    上一篇:我院“聲音樹”志愿服務項目榮獲省賽銀獎 下一篇:【文學院“教與學革命”珞珈分論壇】2020年文學院青年教師競賽之名師點評
    版權所有 ? 武漢大學文學院 地址:武漢市珞珈山 郵編:430072 鄂ICP備0000000
    Powered by JL-TECH
    教師專區登錄

    規章制度檢索 請輸入教師學工號

    qq计划群